何哉?董其昌左右逢源All但是异常膨胀之后被民报社了?

当他风头最劲时,谈禅解文、读碑作画、花前题字,月下吟诗,可以形容为京师第一忙人。那时,要是有报纸,有电视,他绝对是头版头条的新闻人物。就看他既是铁杆东林党人王元翰、创党前辈赵南星的座上客,经常请益,差点把门槛踩破,又是东林人士所看不上眼的李贽、公安三袁、陶望龄、焦竑、陈继儒的老朋友,来往密切,吃喝玩乐、高谈阔论;他既是首席阁臣周延儒的知音,得其庇护,又是大学士叶向高的知己,受到垂青。能够不分兰莸,走动两府,正邪通吃,皆表忠心。他不但出力支持为人所鄙视的阮大铖,为其奔赴说项,甚至对内廷有实力、有头脸的宦官,也断不了联络巴结,趋迎邀好。尤其对魏忠贤,更是卖力逢迎。

总而言之,其骑墙左右之得心应手,其人前人后之两面三刀,其八面玲珑之奔走讨好,及其书画墨宝的凌厉攻势,可谓无坚不摧、无攻不克、无求不应、无往而不利。尤其他身段灵活、进止得当,有可为时京师活动,无可为时作画卖钱,有险情时回乡避风,有压力时逃遁江湖,官越做越大,钱越捞越多。人称“巧宦”,这当然不是恭维他了,可见同时代人对他也是颇为诟病的。http://fashion.163.com/14/1207/22/ACT7VVCH00264MK3.html

对付人情颇老练的画家+官员的董其昌,在自己笔记里的喜好是这画风:

☆☆推崇五代董源,同姓大本家么哈哈。

☆☆多少伶俐汉,只被那卑琐局曲情态,耽搁一生。若要做个出头人,直须放开此心。令之至虚,若天空,若海阔;又令之极乐,若曾点游春,若茂叔【周敦颐】观蓬【不认得】,洒洒落落。一切过去相、见在相、未来相,绝不里念,到大有入处,便是担当宇宙的人,何论雕虫末技?

☆☆黄大痴九十,而貌如童颜。米友仁【赞了米芾长子】八十余,神明不衰,无疾而逝。盖画中烟云供养也。

烟云供养,写过的人不少,缈缈意境。董其昌和好友陈继儒的措辞相近,谁写的早就不计较了:

本指道家却食吞气【道之元炁,辟谷吧】以祈长生。后亦指山水画之欣赏有怡情养生之效果。

其一,明陈继儒《妮古录》卷三:“黄大痴【黄公望,原来本命陆坚,全真教道人】九十而貌如童颜,米友仁八十餘神明不衰,无疾而逝,盖画中烟云供养也。”

其二,清钱大昕《梁山舟前辈八十》诗:“占得西湖第一峯,烟云供养几千重。门悬曼硕山舟字,人识坡公笠屐容。”

其三,清王士禛《香祖笔记》卷十二:“予因思昔人如秦少游观《輞川图》【王维裴迪的輞川憧憬愈疾【治病啦心通畅啦】,而黄大痴、曹云西、沉石田、文衡山辈,皆工画,皆享大年,人谓是烟云供养。”

☆☆赵州云,诸人被十二时辰使,老僧使得十二时辰【狂哈哈】,惜又不在言也。宋人有十二时中,莫欺自己之论。此亦吾教中不为时使者。

☆☆杜子美云:擒贼先擒王。凡文章,必有真种子,擒得真种子,则所谓口口咬着。又所谓点点滴滴雨,都落在学士眼里。

☆☆凡作文,原是虚架子。如棚中傀儡,抽牵由人,非一定死煞。真有一篇文字,有代当时作者之口,写他意中事,乃谓注于不涸之源。且如庄子逍遥篇。

☆☆东坡水月之喻,盖自肇论得之,所谓不迁义也。文人冥搜内典,往往如凿空,不知乃沙门辈家常饭耳。大藏教若演之有许大文字。东坡突过昌黎欧阳【东坡吹】,以其多助。有此一奇也。

☆☆东坡读金陵怀古词于壁间,知为介甫所作,叹曰:“老狐精能许【摘了一个苏轼评价王安石,二位关系有纠葛,http://www.shicimingju.com/3225.html,”以羁怨之士,终不能损价于论文。所谓文章天下至公。当其不合,父不能谀子。其论之定者,虽东坡无如荆公何,太白曰:“崔灏题诗在上头。”东坡题庐山瀑布曰:“不与徐凝洗恶诗。”太白搁笔于崔灏,东坡操戈于徐凝。岂有恩怨哉?

李白“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看瀑布挂前川。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”

徐凝“虚空落泉千仞直,雷奔入江不暂息。千古长如白练飞,一条界破青山色。”

苏轼“帝遣银河一派垂,古来唯有谪仙词。飞流溅沫知多少,不与徐凝洗恶诗。”【东坡自己来了一首,力赞李白贬徐凝】

徐凝其实没有被贬的那么差劲:

“萧娘脸下难胜泪,桃叶眉头易得愁。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。”

摘自《画禅室随笔》,古人好看的笔记随笔太好看!!!!!!!!!!!!!!!!

评论(1)
热度(5)
< >
© 想做古典笔记小说bot | Powered by LOFTER